中国企业公民服务网 - 最权威的企业社会责任建设平台,企业公民logo

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企业公民委员会|企业公民发展基金

中文版   |   English
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牌活动 > 中国企业公民年会 > 2011第七届中国优秀企业公民年会 > 论坛论道 >

论坛论道

第七届企业公民论坛嘉宾对话 第二组

时间:2011-12-09 10:00来源:未知 作者:企业公民 点击:
------分隔线----------------------------

论坛主题:“质量与责任、发展与创新”
论坛主题:企业公民委员会副会长兼总干事刘卫华
论坛嘉宾:企业公民委员会副会长、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怒波先生;企业公民委员会副会长、斐贝(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昱桦先生;企业公民委员会副会长、香港中华媒气高级副总裁兼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刘杰女士;企业公民委员会副会长、怡海集团董事长王琳达女士。

 

      刘卫华:很荣幸担任这一轮的主持人,我想作为我们这次论坛原来我们也想了很久,我们这次的主题叫什么,确实想到了质量问题,这个质量问题关系到我们国家能不能立国的大问题,我们上一轮几位企业家副会长都已经讲得非常精辟了。我们这一轮除了可以讲质量之外,我们还可以更宽泛一些,气氛更活跃一些,首先请黄董事长。  

 

      黄怒波:质量肯定是中国当下最大的问题,像我们自己现在开始的,昨天去请人家吃饭,说葡萄酒是葡萄酒庄的,白酒是自己酿的,鸡在那儿跑,这为什么?这是因为现在社会的道德标准太低了,这可能是中国当下经济发展以后面临最大的一个问题。经济的发展跟企业承担责任的概念和道德标准是相背离的,中国处在大变动前期一个很重要的前提。

 

      像我们这样的企业,做度假地产、旅游地产,如果没有责任感的话,带来的麻烦是很严重的。比如讲得红村,这是世界文化遗产,那是我当时做起来的。当年一个小村子,大家都说不怎么样,但是我看着还是不错的,去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很快2000年就批下来,因为保护的好,人类从此就多了一个世界文化遗产。但是后来很多企业也来做,包括很多的城市也来做,如果一个没有责任的企业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把它做成房地产。比如说在很多年前,我们做旅游地产,那个时候不好意思说,一说大家都做了,一说几十万平米,上百亿的投资做住宅,你一说旅游地产,肯定是觉得这个家伙没有钱了,也没有市场了,只能去做那个,那时候不好意思说,现在又不好意思说了,为什么?现在是个人都在做旅游地产,为什么?住宅地产不行了,去做旅游地产,这时候我又不好意思说了,为什么?他们把旅游地产当成第二轮圈地运动,等于是做别墅,做高端住宅。我们中国城市现在被破坏的一塌糊涂,我们又不懂,刚刚改革开放,什么赚钱就干什么,全是让外国人设计的楼房,结果我们所有的城市是没有个性的,这样的建筑可能过30年就是一个垃圾了。 

 

      如果到农村二次圈地运动,在旅游景区又做房地产开发,过50年,后人会骂死我们,说那一代坏人把我们所有的山河都破坏掉了。所以这个问题在各行各业都需要有一个重新的探讨。 

 

      最终还是要从制度上进行探讨,谁都知道你做坏事不应该,但是我们现在的制度,做了坏事的人付出的代价太低,这是很大的问题。为什么很多国外的企业,在外国不敢做坏事,在中国就做了,比如沃尔马,比如康威油田,如果他在美国,他是要被判刑的,要倾家荡产,但是在中国无所谓,就赔一点钱。最近我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也很悲哀,昨天我看到一个煤气瓦斯爆炸死的农民工,现在就是媒体报道,很自豪的说“这个人赔了70万”,我们从5万,10万、30万再赔到70万,就觉得好像很对得起死去的这些人,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哀,那是一条命。下井的人,连急救器都不戴,把底层的劳动人民已经不放在眼里了,这就需要社会要重塑一个标准,这是对道德谴责的问题。

 

      我那天吃一个饭,有一个领导说,现在很好,谁也骂不倒,而且越骂越好。现在大家干坏事都是找骂,一找骂就出名了,这是一个畸形的社会现象。我现在做一个项目很有感触,这个项目有个褒奖制,这是当年社区的一个概念,这是一个道德观念,你要干了坏事,你的家长得负责,族长得负责,家长、族长都老盯着你,不让你学坏,现在没有这个东西了,社会组织瓦解了。所以我们作为企业公民委员会很有意思一件事就要回到这个问题上来,从国家制度上我们做不了什么,我们只能呼吁,但是从我们这儿探讨的更原则性一点。我们能不能放到更高的一个层次,我们来探讨一下,在下一个十年我们公民委员会应该从哪些方面推动全社会对社会责任担当的一个回归,我觉得这个是很有意思的,可以把它做成一个课题。

 

      我最近给中国工商学院讲,经济危机表明一个问题,现在西方那套经济管理理论肯定有问题,就是竞争,适者生存,其结果华尔街这些人就不要脸,他只要能挣到钱就是英雄,但是整个社会给搞坏了。中国的社会不能走到这样一个地方来,还是要考虑到一个共享的问题,所以我想我们企业公民委员会是不是应该回到伦理层面上,考虑到企业公民委员会更高的诉求,这当然是我的观点。

 

       但是无论如何这是非常好的,我们前几面没有这个概念,开始讲这个的都是外企带进来的,我们看着还挺新鲜的,但是现在终于我们越来越多的企业也知道发布,中国一发布就尝到甜头,为什么?我们在跟农民谈判是不是损害农民的利益,我们物业用的保安他是不是用的血汗工人,关起来不让走,天天站岗,不给上保险,那这样的你就不能再用了,所以这个还是非常好的。很荣幸增加到公民委员会,我们自己先做好,然后来共同探讨,跟大家一块做的更好,谢谢。 

 

      刘卫华:谢谢黄董事长。黄董事长刚才讲了第一层意思,究竟我们现在该怎么吃?黄董事长可以由自己的酒庄,层次比较高的时候,在食品方面可以得到一些保证。我们电视里面看节目的时候,专家就告诉你怎么辨别衣服,怎么辨别食品等等,我觉得这比读一个博士都难,我们中国人作为一个消费者太不简单了,也太辛苦了。所以在这里面真的是让我们企业家本身严把质量关,才可能让我们消费者更轻松一点。 

 

      黄董事长在他的业务里面,红村我好像去过,进去时候两边就有水库,我去的时候就感觉到家家都有小溪水,既可以吃,同时也可以救火,这个旅游项目我的印象是非常深。作为一个企业家,尤其作为一个企业公民,应该为我们的可持续发展,为我们的社会做出更深的贡献,谢谢黄董事长。下面请港华的副总裁刘杰副会长给我们做分享。 

 

      刘杰:谢谢主持人,我有幸在这次选举中当选为副理事长单位,所以在这儿我也来分享一下我们这样的企业,我们在社会责任和社会质量安全上我们做了一些什么工作。 

 

      新港中华煤气是有150年历史的企业,在香港是1862年成立,所以这100多年来我们只是为香港做了一件事,把供到每一家每一户的燃气,安全可靠、优质服务的送给每一个居民用户。在近15年来,我们把这个产业移植到中国,在国内100多个城市已经发展了这个产业。在发展这个产业的过程中,我们深刻的体会到社会的责任和企业应该从一点一滴的小事上做好自己所应该做的是有多重要。

 

      在这里头,我们的董事局主席对我们的要求,他对社会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他为能源做出很多贡献,为中国文化做出很多贡献,今年在清华大学和北大分别捐款,做了一个实验室。我们自己在这15年里,从一点一滴做起的时候,这是一个高危行业,把每家每户的安全时时刻刻放在自己的心里,所以从这一点上做起,我们的总裁,我们的港华总经理,每天甚至每一个细节的关于安全的东西,他们都会关注。总裁亲自抓安全,尤其在东北地区,原来的管网很多是陈旧的管道,这些年在不断的更换,但是还有很多来不及更换的,那么如何使得在阴天雪地里把安全做好,这都是总裁亲自抓的事情。

 

      这个企业文化最好的一点就是从小事做起,把一点一滴的小事做好了,质量关就把住了。不光要做好自己,同时还要有最优秀的服务,因为我们这个行业是有一个热线服务,很多的服务是通过客户给公司打电话。在香港每天的电话有8000多个,在一分钟之内有几十个电话同时进来,所以我们的口号是“让客户听见我们的微笑”,这个的好处是让我们的员工用最好的服务去引导这些在家的妇女,在家的家政服务人员,还有各行各业的老人孩子,你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你有了亲切的感觉,你才能在任何时候第一时间想起来打电话去找煤气公司。你没有一个亲切的语言,就做不到这一点,做不到这一点,就把很多隐患留给了民众,留给了社会,很多人就会受无辜灾难的损害。所以在我们这儿,质量、优质服务,是我们企业最重要的生命线,谢谢大家。

 

      刘卫华:谢谢刘总裁。我也很荣幸应我们港华之邀到香港总部参观过,刚才刘总裁讲过一句话“让客户听到微笑”,我在那个地方亲身感受到了这种状况,那么多话务员在那个地方接听电话。当时我就在想,在我们大陆内,可能很多的地方,你需要什么服务普通话请按1,英文请按2,当按了10几个时候又转回来,不通了。那么作为港华他们一定要用话务员跟消费者交流,让他们听到你的微笑,虽然是一句话,可能你们付出的资金方面,其他方面都是非常之多的。

 

      关于质量问题我也是亲身感受,港华自己生产一些配套的煤气灶,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的质量意识是非常之高的,张国祥董事长是沈阳水务集团的,自来水打开水,水是黄的,这是谁的问题?其实不是自来水集团的问题,沈阳水务集团也是一个上百年的企业,水黄的问题可能是原来水管锈蚀,这个水管并不是水务集团提供的,但是他们为了为我们消费者提供一个非常好的服务,出现任何问题就找我们水务集团,他们有服务卡,24小时的服务卡,很多工作人员先去把水龙头买了,按上以后再说价钱,再说其他的问题。

 

      我们从港华身上学到的,让我们消费者听到他们的微笑,是非常值得我们的企业去学习的,这是真正的企业公民的理念,谢谢刘总。

 

    
      王琳达:各位领导大家好。我是第一次参加企业公民,当上了副会长,大家对我还是不熟悉,但是我很愿意参加这次会议,因为我觉得是给我的一种认可,我本人感觉到非常骄傲。

 

      我本人也是从香港来的,但是我可以说从境外来做房地产的第一批到中国来的企业,我从深圳、广州、上海、北京,最后把总部落到北京。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房地产,我在清华大学读书,企业家里面能成功的,就没有不做房地产的,可是真做房地产,怎么做好地产?我觉得今天这个会议的讨论,质量的问题就是我们最关键的问题。

 

      刚刚听到魏局长谈到质量,我特别有感触。我去年跟着胡总书记到加拿大,接着到美国,参加了一次美国高层商会研讨会,在会上他们问了我们中国代表,我们当时只进去6个代表,“你们中国为什么没有品牌”,我觉得这简直是对我们的侮辱,最后一分半钟才允许我讲话,我就抢到这一分半,有告诉他,我们中国有品牌,我们中国的品牌你不知道,比如说同仁堂、全聚德等等,我们都有,但是是时间的问题,我们中国改革开放才30年,所以品牌的建立是要靠产品的质量,靠时间的推移,靠我们企业家的创新,才会有品牌的企业。

 

      我是怡海集团的,我叫王琳达,我在做房子的时候,就开始了以品牌为我们的一个最起码的标准。我做了20多年的房子,刚刚几位企业家谈到责任的问题,责任在哪里?时间就是检验你的标准,刚才各位谈到水管,那我就以水管来说。我们20多年来,怡海的房子是没有黄水的,为什么?是水管的问题,大多数水管是镀锌管,时间一长,一开就是铁锈味,我是很害怕这个问题。所以我从开始建房子,我们就是铜管,为什么我们没有铁锈?就在这里,问题是藏在墙里面的。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家,就是应该有一种责任,从细小的东西做起,我们的产品是随着时间就可以看到,这个企业是不是能够长存的。

 

      刚刚中华煤气公司谈到他们有100多年,这就是我们需要向他们学习的,我们怎么做到百年企业,我们要创造品牌,讲究质量,这样才能做到。现在北京有怡海花园,在每年供暖的时候,我是最早用了英国的奥克莱的集中供暖,它非常节能,非常环保,整个供暖的过程中是非常节约的,每天只有一个工人,三班倒,我节约了钱。现在北京市是30块钱/平方米的收费,每年4个月,可是怡海是给5个月,我们花4个月的钱,给5个月的供暖,为什么?我们有责任把节约下来的钱跟我们的居民分享。

 

      讲到责任,我们的房子是我们应该做的,特别是现在全球都谈到节能、环保、绿色,今后我们的房子一定是朝着这个方向走,为什么?这是企业家公民的责任。所以我们也在这里跟大家表态,今后怡海的房子一定是这样子的。我们发现很多社区因为配套不足,居民确实有困难,当时我来北京的时候是92年,三环还没有建好,我就在四环建,那时候没有教育,没有医疗,没有交通,怎么办?我们也参与了,来到了北京给我很多的机会,让我从事了教育工作,可是你不懂办教育,你怎么对企业负责?我们作为企业应该扶持好专家去做专家的事情。所以我们怡海在北京建立了北京实验二小怡海分校,北京第八中学怡海分校,目前我们是全北京市进入了最优秀的前十名的学校,我们连续8年百分之百的大学入学率,为什么你能做到?有责任,从开始就要有高标准,一流学校、一流教育。由于我们有好的教育,给居民带来了方便,居民非常感谢。

 

      接着我们做房地产,不能做完就走,怎么办?企业还要坚持售后服务,所以我们在20年来,都在做物业管理。所以我们的居民非常满意,现在居民不是希望你走,而是怕你走,希望你留在这里,跟他们一起住在一起,我是住在北京怡海花园的,居民一看老板住在这里很放心,有问题我们就找她,久而久之居民就不找我了,因为我们已经建立一套系统,有问题找客户服务部。所以这就是我们一个企业从小做起。

 

      另外在做教育过程当中,把居民的教育做好了,居民感激你,老人把你当女儿,小孩把你当妈妈,这种情感就是刚刚我们的企业家说的真情,诚信的去办好一个企业,这就是我们企业公民一个很重要的责任。

 

      我们在做完教育以后,同样还要有社会公益的责任,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我们怡海企业有幸跟中国侨联原件了北川中学,两年来我们建好了房子,孩子们能够入住了,可是作为怡海教育集团,这3年来我们还继续在支教,今年是灾害第4年了,我们和北京市西城教委37位高中老师,到今天还有16位老师在那里帮助他们支教,你们想地震后四年还有多少企业在那里?怡海就在那里,明天我就要带着我们的校长再次到北川中学看望老师们,看望灾区的校长、孩子们。如果每一个企业,都像我们这样一点一滴的做起,我相信我们中国所有的民营企业也好,国家的企业也好,都会得到最好的品牌和最好的信任。谢谢。 

 

       刘卫华:谢谢王董事长,作为怡海来讲,我的感受也是比较深的,因为它在北京四环那个地方,感受很深。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那不仅是一个家,那是一个美丽的家,据我所知,我们开发的老板在这里建好小区,然后住在里面,和那么多社区居民住在一起的真的是不多。刚才我们董事长介绍的时候,还有很多地方没有介绍到,比如说幼儿园,20多年前他们引进的玩具、积木、设备,在世界上都是一流的,用到现在依然都是非常好,而且都是非常先进的。所以说这个社区可以说给我们一个震撼,我们的很多高级顾问都开玩笑说,以后我们到那个地方去看看。 

 

      说到这个社区,我想多说一句,美国波士顿学院企业公民研究中心,这个中心是什么时候成立的?是85年成立的。我们在跟这个企业公民研究中心交流的时候,包括他们邀请我到美国去的时候,其中有一个因素感受很深,85年的时候,企业公民研究中心是谁提出来成立的,它就是波士顿学院的社区系主任提出来的。所以企业公民和社区是紧紧的联系一起,也就是近几年来,为什么我们大张旗鼓的要把我们优秀的企业公民走进社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谢谢王董事长,给我们分享了这么多的经验,再次谢谢。下面请李主席来分享你的感受。 

 

      李昱桦:今天对我来说印象是非常深刻的,也非常荣幸有机会参与到企业公民委员会这个工作的平台。我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期许,对于斐贝(国际)来说,我们一直在探索怎么履行企业公民这个责任。

 

      当时有一个老师就提醒我一句话,他说我们生活的质量决定了我们生命的深度。简单来说,我们怎么活都可以,但是他用一句很形象的话,你们怕不怕死,想不想活久一点,想不想活好一点,这就开始从我们生活上点点滴滴去说。什么叫好?什么叫坏?在成长路上给我们的思考。 

 

      我是从香港过来的,很多朋友告诉我中国的国情,告诉我很多让我很迷惑的观念,说在中国要先求生存,再求发展等等,听到很多的观念。今天在座的有两百多位企业家领导,大家能坐在这里就是我们都在关心一个共同的课题就是怎么去履行企业公民,所以我非常有理由的相信,我们在场的企业家都是在自己的工作上有承担的朋友,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这样追求的背后,客观上有很多纠结,在当前国内大环境里面,有很多现象是让我们很纠结的,有质量等等方面的问题。 

 

      很多人都说中国今天是一个没有信仰的年代,所以我们迷失的方向,我觉得谈这个问题太沉重了,不真正怎么展开来谈。如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可能相对会好一点点。当我碰到企业公民这个平台以后,我相信每一个企业真有企业公民的这个概念,我们谈很多问题就有希望了,我们谈和谐社会就不用谈得那么累,我坚定的相信,作为一个企业我们从自己做起,履行企业公民的责任,我觉得很多问题相对来说会缓解很多。 

 

      每一个朋友,每一个企业我们经常灌输一个概念,质量是我们生存的问题,质量关把不好,我们活不成这是必然的,我们不要只是想今天这一刻我们活的很好,很美,也许下一秒钟我们就不存在了。当我们意识到这危害到我们生命存在的时候,我们的观念可能就马上不一样了。

 

      今天有幸可以参与到企业公民委员会这个平台一起工作,跟很多企业家朋友学习,我希望可以共同找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可以复制的方法,让中国的企业,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当我们从做企业的那一刻开始,就开始有公民的责任。我们相信有企业公民的推广,对中国、对国内,对当前很多社会问题会带来一个很正面的帮助,说大一点,企业公民客观来说是未来在世界舞台上能不能有一个核心竞争力,在未来维持一种竞争力,企业公民是我们在未来寻找核心竞争力一个很好的路子。

 

      从斐贝(国际)来说,从我们诞生来说,我们一直都很清楚,我们作为一个企业,要有一个基本的期望值,一定要找到我们存在的理由,除了可以在自己的产业上做出贡献以外,作为一个社会里的企业,必须要有存在的价值,所以我们愿意在这方面去旅行我们自己的责任。汶川地震以后,我们在四川参与帮扶计划,我们也积累前期帮扶计划的经验,希望在四川总结出一个企业跟社区,企业在公益里面找出一个模式,使企业在未来公益事业上面有一个模式。希望通过这个分享,让我们在后续发展里面做得更好,斐贝(国际)走出一条创新的公益模式,让我们在履行企业公民责任方面找到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和动力。

 

      我希望在未来借用这个平台,可以跟在座的企业家朋友学习,也可以跟大家做很好的朋友,借用这个平台让大家关注斐贝(国际),可以给我们多一点的关心,我们有一个共同点,大家都希望成为一个很好的企业公民,从履行我们自己责任开始,推动企业公民在中国生根发展,我们相信企业公民对我们中国的未来是任重道远的,我们一起努力。谢谢大家。 

 

      刘卫华:谢谢李主席,也是很荣幸到过李主席资助的一个公益项目里,也是在汶川大地震以后。当我们很多爱心企业家对汶川大地震进行支持和捐赠的时候,李总在社会工作方面非常有经验,他在那个地方捐赠三个项目,每个项目捐赠大概都是一百多万块钱,比如绵竹的刺绣,地震的时候原来那些老艺人,包括原来的设施都给震坏了,这是我们中华民族非文化遗产怎么继承?他把那些老艺人,包括我兴趣的人员集中起来,给传承下去。怎么传承?我们李总给成立了一个公司,用公司的方式把它做起来,钱投进去,把老艺人请进来,这里面有你的股本,新的人员也进来,你好好学习,也有你的股本,这个公司的发展和你未来的发展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我们李总要做的工作是什么呢?把他们的产品在国内进行传播,在香港,在国际上进行传播。因为我和李总多次通电话,不是在加拿大,就是在美国,在很多国家在做,每次出去的时候,都把绵竹刺绣的产品来当做一个最好的产品向全世界进行传播,传播了中华的文化,所以这个工资到今天来讲是可持续发展的。 

 

      第二个项目做得也很精彩,比如养兔。我跟着他们的总监一起到兔社里面去看,这个兔社分好多层,当大地震的时候,房子都坏了,很多家禽都没有了。我们李总就引进一些兔种,分给那些有困难的甚至没有什么技能的农民,因为养了种兔之后,出来的所有新兔我来收购,这样资金就有保证了。这些农民在没有什么技术的情况下,每个月大概是几千块钱的收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 

 

      第三个更精彩的项目,因为地震对我们的人身伤害是很大的,很多人出现了残疾,他找了一个更好的项目,云南的原鸡,这个原鸡的喂养就是撒一点粮食就可以了,这个原鸡也是我们李总宣布把它收购。

 

      李总因此得到了我们绵竹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赞赏,把他聘为绵竹市震后发展的高级顾问,每年都有一段时间,我们李总要在绵竹渡过。中央政治局常委只有一、两个人没去过这个地方,都到他那个绵竹可持续发展公司里面视察。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当我们最高领导都在那个地方的时候,每一次我们的李总都是缺席,这也反映出了我们企业公民确确实实是低调的。 

 

      非常感谢各位副会长,我们每一位副会长他们在发言都是非常短暂的,因为是时间的关系,每一个副会长,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金矿,如果我们好好去采访的话,去深挖的话,一定会有很多独到的东西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有的企业生产的产品就是有油污染应该怎么办呢?其实我们为了人类提供产品的时候,这个产品没法避免它的污染和出现废品的时候怎么办?应该是立足现有的条件,在现有的条件下我们力求把污染降到最低,把资源浪费降到最低。刚才在我们几位副会长讲话中间,我们也都听到了,也都看到了,让我们的消费者,让我们的客户能听到微笑,这是多么高尚的一个口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是非常之难的。刚才珍奥集团的那一句话,我也会永远记在我的心中,它也是我们企业公民最好的一个标志,那是为我们的亲人和朋友生产产品。如果都是这样做的话,我想我们的社会会越来越美好。 

 

      在这里面我想多说两句,也有我们跨国公司企业公民部、企业公民责任部的负责人,他们都有留学背景,对企业社会责任研究都非常渗透,我作为企业公民总干事,他们问我的时候我还是比较汗颜,我也是无言以对,他们就问我,究竟什么是企业公民?企业公民和企业社会责任有什么样的区别?是一码事吗?如果是一码事的话,为什么你们要改个名。当然也有一些企业家说,你们是不是又改个名字骗钱呢?我在做总干事期间,我们反复在想,下一次我们又碰到一个企业家在问我的时候,我能不能回答出来?毛主席有一句话,说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可能这句话我们很多上了40岁以上年龄的人都会说,这句话我觉得跟企业公民特别像,你出去做好事,你做了一辈子的好事,可能最后晚节不保,那你就不是一个好人,但是你坏人坏事做了很多的好事,那么好人是做了一辈子好事之后得出来的一个结论,你真的没有做坏事,你是一个真正的好人。所以我们企业公民这个称号真的是非常伟大的。 

 

      在现阶段中间,做企业发展中间,可能没有比企业公民再好的一个概念来总结,来概括我们企业做到一个良性的、和谐发展的方面。我们再继续进行研究,再进行探讨,企业公民和企业社会责任共同的方面,企业社会责任就是让我们企业做好事,企业公民是让我们的企业做好人,但是这里面我们要看到,我们在质量方面要法制化,要科学化,这些怎么体现?公民两个字就是用法制的概念,让我们的企业走上一个良性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说到民营企业的时候,第一代老板喜欢公益,喜欢慈善,他就捐赠,他就做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那到他儿子那一代,就不喜欢这个东西,他可能就不做了,就会出现锻炼。但是如果把法制的东西纳入企业发展战略的话,我想这种断裂就不会出现,会永续的发展下去。 

 

      大家也知道我们跨国公司有一个现象,很多人都记住了跨国公司的名称和产品,却没有记住他们的董事长、总经理。而我们国内的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恰恰是我们的老板和他的企业是共生共存的,所以企业公民真的是大有可为,无论是他的理论方面,还是实践方面,都有待于我们去总结。 

 

      我们企业公民是不是成立一个相应的研究机构和研究组织,比如说我们有很多的副会长,刚才你们讲的都是企业公民里面最好的案例,都是企业公民里面最好的实践,我们就把它讲出来,刚才黄董事长还有一个建议,比如企业公民的质量关是什么,我上一次在内蒙古召开会议的时候,我就讲了企业公民的质量关,企业公民的公益慈善关,企业公民的环境关等等,但是作为委员会,我们不是研究理论的,在这方面确实做得很不够,真的希望我们更多的学术机构,包括我们的媒体记者朋友,把它研究出来,让我们委员更好的去推进,我觉得这个企业公民理念才可能走得最快、走得最好。 

 

        谢谢大家,也谢谢各位副会长,非常荣幸担任主持人,再次表示感谢。

 

(责任编辑:企业公民)
------分隔线----------------------------
------分隔线----------------------------
  委员会新闻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日产筑梦课堂”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CBCSD第十四届可
  • ·企业公民委员会组织精准扶贫调研
  • ·CSR助力精准扶贫,新模式支持产品营
  • ·2018第三届中国企业责任品牌峰会启动
  • ·企业公民委员会出席“迈向高质量发展
  • ·关于开展企业公民工作委员会老年社会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2018国家机器人
  • ·企业公民委员会出席第九届中国社工年
  • ·追思悼念|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引领者张
  •   公告
  • ·关于开展企业公民工作委员会老年社会
  • ·第七届国际工商人类学大会通知
  • ·CCTV中国优秀企业公民展播通知
  • ·关于提供“中国企业公民社会责任综合
  • ·关于秘书处各中心年终总结和业务指标
  • ·《2014中国企业公民排行标准》发布会
  • ·中国企业公民大讲堂—第四期开课通知
  • ·会员单位招聘:九阳股份有限公司CSR
  •   推荐阅读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0-2013 Chinaccc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企业公民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企业公民委员会 蜀ICP备100137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