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公民服务网 - 最权威的企业社会责任建设平台,企业公民logo

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企业公民委员会|企业公民发展基金

中文版   |   English
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牌活动 > 中国企业公民年会 > 2016第十二届中国优秀企业公民年会 > 第十二届中国企业公民论坛 >

第十二届中国企业公民论坛

2016中国企业公民论坛企业正义之道

时间:2018-05-13 20:54来源:未知 作者:企业公民 点击:
------分隔线----------------------------

 2016中国企业公民论坛企业正义之道
2016中国企业公民论坛企业正义之道

 

主持人  刘宝成 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 

  阳 上海弘毅迁善实业发展集团总裁

  毅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刘力纬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

孙立会 国际矿业合作委员会秘书长

黄文艺 恒昌公司副总裁         

葛季明 一汽车集团社会责任办公室主任

主持人刘宝成:今天这个题目实际上很有新意,“正义企业”很多的哲学家对正义有非常严谨的、非常繁复的解释。比如说柏拉图认为正义是什么?社会各个成员都各司其职,这就是正义。写《正义论》的罗尔斯说,利益均衡、机会平等这就是正义。所以对于一个正义企业,大家对正义企业的正义,这个关键词是怎么理解?我想先请陈阳先生给解读一下,我们不是特别理论化的研讨,主要是听听你们自己独特的观点。 

陈阳:刚才刘教授也说到了,其实正义企业没有非常确切的定义。就我的理解来看,可能从两个维度来理解。

第一个维度,最基本的作为一个企业是一个守法的企业善待员工,而且这个企业一定是盈利的企业,如果企业不盈利不能叫正义因为生存不下去。

第二层维度,如果这个企业它的发展和它的社会责任的战略能够结合在一起,能融合得很好,企业会走得很好。我们回头看100年前以及百年老店,比如像洛克菲勒、像福特他们为什么能一百年兴盛不衰?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一开始把社会责任和企业长远发展战略有机融合在一起。这种模式是值得咱们国内的企业,尤其是咱们的民营企业去借鉴和思考的。要先确定企业最终终极的目标要做到什么,然后一步一步把企业社会责任战略融合进去,这样的企业在我的心目当中就是一个正义的企业。

主持人刘宝成:还接着问您一个问题,说在企业社会责任领域企业是主导,您是来自于实业界,追问一个问题:在你具体的管理和经营当中,能不能举一两个简短的例子,来体现你刚才阐述的观点?

陈阳:我举一个实例,上个月末,我们在海南省海口做了中国公益经理人俱乐部的论坛。论坛上有一个企业家叶茂,是海南经贸集团的董事长。这个集团它的战略是什么?它把公益的战略和企业长远发展战略结合在一起,他没有花一分钱的广告费,但他在业界的名气非常好。

这家企业捐赠100万,分十年捐,既是广告效应,也是对企业的鞭策,每到捐款时会想到他是有社会责任的企业,这样一种模式是非常值得其他企业学习的。做公益企业社会责任战略是持久的,不是一个事做完没有下面没有持续,对企业长远的品牌战略是没有很大帮助的。

主持人刘宝成:郭毅教授我在不同场合看到你阐述社会责任,正义的企业和有责任的企业这两个提法有区别吗?

郭毅:同样问题的两个方面,正义更强调它的价值观和整个理念,负责任从字面意义上理解,侧重于实现和体现价值观理念实操层面上采取的行动,也包括价值内涵。我的理解,当前我们对什么是正义的理解,谈到企业社会责任通常谈到企业价值观,什么是价值观?用善解释。善分很多种类,在企业履行社会责任过程中,不同企业推进履行社会责任过程中,秉承价值观善的层次有不同。有的企业基于自律的善,有的企业是基于道德群体范围内的善,有的企业是基于正义的善。

基于自律的善,归根到底目的是落实到企业的可持续、盈利或财务绩效,基于道德的善可能基于一种行业或一个产业他的可持续发展或某一个群体的利益,基于正义的善,可能是基于天下为公的思想,为了整个国家、为了整个社会、为了整个民族,体现更为宏大的价值观。

在企业社会责任的意义上,把不同层面关于善的理解,在知行层面上,以某一种标准、某一种准则、某一种方式具体体现出来,这是我理解的两者之间的关系和区别。

主持人刘宝成:本人赞成正义企业的提法。我觉得这个提法避免了现在一个非常严重的倾向,对社会责任看起来更多强调的是义务观。从你的言谈当中我觉得善义立观而不是简单的义务观是很重要的,企业维护自己的权利,行使自己的正当的权利,特别政府能主张自己的权利,这是非常重要,这是社会责任这个概念无法囊括的。而正义的确囊括了权利,不光是说利益,权利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来充实正义企业的内涵。

刘力纬教授,关于社会责任的问题,企业做一些好事情,这个我觉得很普遍。人们说一辈子做好事很难,一辈子坚持做坏事不做好事也很难,偶尔做一两件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这个跟社会责任的体系,正义企业的决策标准是没有太多共鸣的。所以说对于企业如何真正地建立一个负责任的决策体系和衡量的标准,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刘力纬:感谢刘教授的问题,回答您这个问题之前就着刚才郭老师提的几个问题,对于正义企业的理解我想补充说一些,然后再顺着回答您的问题。

正义企业,今年的议题我认为恰逢其时,而且非常符合中国当下所面临的,企业环境面临的问题。正义的提法最早是正义商业,讲一下它的缘起。我当年在哈佛留学时,我的导师他是全球社会责任专家,在第三年时他出版了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叫《正义商业跨国企业全球经营与人权问题》,它首次提到“正义商业”这个概念,全球框架如何执行,执行全球契约,讲这样一个过程。之后由我的导师,哈佛大学教授、联合国前助理秘书长约翰鲁格授权我本人翻译的《正义商业》这本书把这个概念介绍到中国来。

正义商业的概念提出来了,但对正义商业理念的阐释,没有更细节地阐释。这样一个提法非常符合国内当下的环境,今天的议题我们探讨正义企业之道。

正义企业从我的理解,首先正义的概念在中国实施一定要本土化,一定要在符合中国的实际的环境。拿到这样一个概念,我们今天也是探讨,一个抛砖引玉这样一个论坛,未来可能还有很多需要深入研究。我觉得正义企业和正义商业,它本身包含两个方面的概念,首先它企业要自律,我们讲的道德的自律,自我进行约束,恪守它的道德底线、守法合规经营,要形成很好的自我约束的一个做法或一个行为,遵守社会规范。

另外,正义企业是一个环境的营造。本身通过它自身的行为、不能破坏整个行业这样一个环境,同时要通过自身良好的社会责任的行为,去营造整个良好的社会氛围。不能形成劣币驱逐良币,而且形成破坏环境道德、整个环境逆向的选择,这是不允许的。

我的理解在这样的基础前提下,您刚才提的问题,企业如何决策或实施,这里的问题需要正义宏观的价值观或价值规范的指导,在实施过程中需要社会管理体系的配合。包括还有一些大的社会管理体系的配合,这个是我想到宏观回答您问题总体的想法。

主持人刘宝成:古人讲“国无长经,民必妄为”,你刚才谈有一个稳定的环境,关于国家治理不确定性和风险之间的区别,不确定性是无法衡量的,不确定性一定会刺激投机行为,明确风险的可测量、可预见,能够帮助企业做出更加稳定的决策。我们从企业的角度,从企业真正履行正义、履行责任的角度,我们对外部的经营环境有什么样的期待和要求?

刘力纬:对外部环境经营的期待和要求,首先,需要在企业利益相关者各个环节的配合。就像刚才一位嘉宾讲的,社会责任不是本身是企业的问题,可能是更多利益相关者,彼此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依存互相共生的关系。

我们经常讲企业要承担利益相关者的责任,很多学者克拉特森会把利益相关者分为首要的最主要的利益相关者,比如投资人、股东、企业的管理者、经营者、员工、消费者、供应商、政府,这些首要的利益相关者。包括外围第二层的媒体都是利益相关者,对于整体的环境塑造也是非常重要的。

举其中一个例子,比如政府不可能仅仅要求企业承担社会责任袖手旁观仅仅处于观望的态度。政府在过程当中要承担的,引导或监督还有他的管制这样一些作用。

    还有我们的媒体对于环境的塑造也是非常重要的,还有对很多大的事件的专访,重点事件的宣传,都是起到非常良好的监督和管理的作用。

主持人刘宝成:立会,你们在矿业领域里边,推动社会责任你们商会是非常领先而且非常超前的,也真正地拿出一个国际的眼光。但是,不要害怕我说但是,行业协会在推动社会责任方面,在企业维护权利方面,我个人认为大有潜力可挖。现在还是有点捆着手脚跑步的感觉。

所以说民间的商会如何真正的能够促进企业自愿的、自律的这样的行为,来为正义做出贡献?立会,你怎么给大家解读一下你的想法?

孙立会:谢谢刘老师。我们商会在参与社会责任工作过程中,我们首先考虑我们商会在推进社会责任过程中角色定位是什么。我们经过研究发现,在国际社会上推动社会责任有几种力量,第一种力量是政府部门,第二种力量是一些国际的NGO或国际社会组织国际政府、多边机构。第三类是NGO,还有一类像我们这种带有产业性质、会员性质的组织。

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统计,国际社会和社会责任规范类的倡议、标准、规则自愿性的已经有一千多份,绝大部分是私营部门制定的。现在国际社会上有一个趋势,私营部门参与全球资源治理,这是一个趋势,我们也在大潮中在发挥我们自己的作用。我们自己的一个经验就是,尤其我们这块主要做的是中国走出去的企业的社会责任的问题,我们一开始要做到国际化,要求企业做到国际化时首先自己国际化。

第二个本土化,要帮助企业走进去融进去,保证自己的标准本土化,我们把标准编成法语、中文、葡萄牙语、西班牙语,甚至翻成缅甸的高缅语。要明确我们在组织中的角色和定位。

主持人刘宝成:我前年组织了一次峰会对话在约翰内斯堡,原因是我们在非洲一个研究的合作伙伴,他们做了一个如何看待中国在非洲的商业存在这样一个大样本的调查。其中发现,54%保持负面的态度,只有19%保持正面的态度。

这个事情反映到李总理的注意力当中,他感到有些困惑,等于说我是配合外交部去组织一场中非对话,看看到底问题出在哪儿。

其中有一项内容是访问一汽在约翰内斯堡,运营状况,经过半天的交流,这些来自12个国家的非洲代表,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的确用了这样一个词。所以中国企业无论是在治理、在用工、在社区的责任方面,做的他觉得已经是达到了国际的标准,而且从动机上来讲,中国企业更加的纯粹。但是他们不知道,没有主流媒体的声音。

我这正好问一汽的负责社会责任办公室的葛季明先生,做了很多的有益的事情,没有真正地传播出去,相当于锦衣夜行,锦衣夜行也算社会责任的缺失,因为你没有把你榜样的力量传播给社会。从一汽角度,怎么样能够扩大社会责任传播的能力?有什么样的策略和建议没有?

主持人刘宝成:我前年组织了一次峰会对话在约翰内斯堡,原因是我们在非洲一个研究的合作伙伴,他们做了一个如何看待中国在非洲的商业存在这样一个大样本的调查。其中发现,54%保持负面的态度,只有19%保持正面的态度。

这个事情反映到李总理的注意力当中,他感到有些困惑,等于说我是配合外交部去组织一场中非对话,看看到底问题出在哪儿。

其中有一项内容是访问一汽在约翰内斯堡,运营状况,经过半天的交流,这些来自12个国家的非洲代表,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的确用了这样一个词。所以中国企业无论是在治理、在用工、在社区的责任方面,做的他觉得已经是达到了国际的标准,而且从动机上来讲,中国企业更加的纯粹。但是他们不知道,没有主流媒体的声音。

我这正好问一汽的负责社会责任办公室的葛季明先生,做了很多的有益的事情,没有真正地传播出去,相当于锦衣夜行,锦衣夜行也算社会责任的缺失,因为你没有把你榜样的力量传播给社会。从一汽角度,怎么样能够扩大社会责任传播的能力?有什么样的策略和建议没有?

葛季明:谢谢刘教授。非常好一个问题,约翰内斯堡一汽工厂我还没去,我在长春总部看约翰内斯堡社会责任的报表,包括医疗、卫生、教育的投入,每年实施什么项目,明年做什么今年已经报到我桌面上了。

先回答您这个问题,这个问题非常有针对性。不仅仅是一汽,好多中央企业都走过这样的历程。就是做就做了,不擅长传播。

以前,我们集团领导给我们的指示,八个字,所有社会责任、社会公益“雪中送炭、只做不说”。记得雅安地震时,还有鲁甸地震时,我们集团这方面决策程序非常完备。一个大的自然灾害发生了,我们马上启动应急程序,什么样的情况,受灾人口多少,启动什么样的救灾金额,哪些子公司参与进来,一整套程序包括新闻通稿。递到领导那,领导那一个一个看,前几项划勾点头,到新闻通稿就拿边上去了,说不宣传。我亲身经历了两个案例,再遇到同样情况就不会再给领导提供有关对外传播的决策建议了。

情况从2015年发生变化,主要是企业内生动力,大家觉得社会责任是需要传播的,还有一个,社会对我们的期待,社会对“中央企业”这个群体的期待。我非常愿意参加今天的活动,它有一个非常好的名字叫“企业公民”。企业从诞生那天开始,它主要的正义就是盈利。刚才有学者说过百年企业,我们分析那些已经走过一百年的企业,有非常好的企业文化,这个都是走过来的,但他能走过来一百年,一定是持续盈利。但是只盈利现在看,在当今社会只盈利远远不够。

一汽把我们社会责任分成两个大的部分,一部分是基础责任,伴随企业生产经营必然发生的责任。比如说诚信,然后公平用工,所有的质量控制、安全环保、节能减排所有的,只要企业开门一天这些责任必须要尽,有法律要求这些要遵守。这是基础的。

还有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必须要做这些公益慈善,是我们愿意做的,称之为公益责任。比如援藏、扶贫、助残、助学,没有任何一个人要求必须做,开门一天必须做哪些事情,没有。很多中央企业、国有企业,包括很多在座企业家也是这样做的,愿意额外做这些。

刚才提了两位学者关于正义的定义,我更倾向于利益均衡机会公平。履行基础责任时利益均衡特别重要,利益相关方、投资人、员工、消费者、整个供应链大家一定要做到利益均衡,并不是一汽主机厂利益最大化就能存活下来,基础责任做到利益均衡,然后在公益那块必须考虑机会公平。在座很多企业家包括社会责任工作者都参与过援藏扶贫等等事件,到那发现这些事件给他们机会不是公平的。

前面柏拉图说的各司其职在当今社会未见得成立,他就在边远的山区广西凤山县袍里乡姚瑶寨屯,他的机会是什么?各司其职,他的职责是什么?如果此生此世来生来世一直在这,社会给他的机会是不公平的。有很多企业去做这些事情,当我们商业盈利了,拿出一部分利润,然后把社会的机会拉得更公平一些。我考虑是这样。

主持人刘宝成:我现在针对刚才葛主任对社会责任谈到的国企对他的态度只做不说,我问一问在座的各位,举手表态赞成企业做社会责任边做边说,还是只做不说。首先,企业社会责任应该边做边说的举个手表个态。我根本不用问第二个问题了。

葛季明:刘教授我再补充一句,现在的领导给我们的要求先做后说,一定要先把这事做出来。领导特意指示不要先没做就把理念说出去,一定要先做后说。

主持人刘宝成:这也是符合中国的文化观念。我前年译了一本书《道德经》,里面讲了一个故事,提供了500万美元的捐赠,结果花了5000万告诉大家他捐赠了500万,这也是一个很极端的例子。

5:我补充一下,我的工作经历不太一样,我在联合国做过军事观察员。工作地点在非洲,联合国军方的首席联络官。有机会第一次接触到非洲当地政府的官员,第二有很多机会接触到大的企业尤其是中国的企业。我在非洲时有一个感觉,中国出去的企业是很愿意在社会责任方面做点事情,可是不知道怎么做,第一步了解当地文化,怕越做越坏,第二像刚才领导说的,怕事情越做越不公平。这个事情解决的方法很简单,如果到国外去做,一定要和当地的或者是国内专业的公益机构合作。比如大家出去我完全可以帮助大家找到专业的公益机构。非洲当地慈善项目很少有当地企业资助的,全部是500强的大企业,非洲国家以外资助的。当地很多企业理念方面没有达到,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面临很大的问题是,他们只知道修路、架桥、建小学,可是不知道做更多能够体现这个企业价值的一些输出。比如说中国传统文化的输出,比如给当地做一些培训等等,这样的项目都是很好的项目。可是没有专业机构支持他们,他们有这个心可是没有这个力。

刘力纬:我向您全力推荐这本书,介绍跨国企业的全球化经营与人权,我们讲社会责任、正义商业,他提这个理念告诉企业如何获得在当地经营的社会许可证,企业社会责任,正义商业,无论人权方面、环境方面,都要学会如何和当地的社区、当地的政府去沟通去协调,营造自己自身经营的这样一个环境。

刚才刘教授还问了一个问题,对于环境的期待,我想到您提到罗尔斯的正义论。罗尔斯还写过一本书《作为公平的正义》,这本书。这本书曾经被我们国家一个社会学家景天魁的教授,他引用这本书的名字,提出“需求公平发展”这样一个概念。

像正义企业或者正义商业,它追寻的目标或社会环境,存在社会公平整体的这样一个社会环境。社会公平的发展,公平或者公正是社会发展的核心价值或核心动力,或者它是社会发展最佳的状态。在这样一个状态下,大家都是在公平的一个环境下彼此说利益均衡、均等,彼此之间能够互相在公平的环境下竞争,公平发展,形成这样良好的氛围。如果没有这样公正的发展,可能是一个反的发展,或者是一个负的发展。我们企业应该遵循追求社会公正的社会规范,这可能是一个正义企业应该遵循的规则。

孙立会:刘老师在刚才是做是说的问题上我想做一个补充。我对于做了再说边做边说我还有不同的理解,我们做任何的不管公益还是慈善,我们做过很多调研,刚才有些嘉宾也说,我们在非洲调研时发现,我们很多企业做了很多社会慈善活动、公益活动、社会发展活动做了很多,花了很多钱,取得很多成果,但当地社会、当地媒体、当地NGO还是不认可,他们觉得很冤枉。我的观点做之前也要说,说给谁?说给当地的社区,说给我们帮扶的对象,说过利益相关方。他有监督你的作用,政府援助项目或企业的一些项目,之所以做了之后得不到他们认可,我们做的东西是不是他们需要的?做之前就要去说,去得到他们的声音、需求很重要,契合他们的需求很重要。

主持人刘宝成:非常好,谢谢。我今年参与中石油社会责任报告的指导工作。他们反映了一个很迫切的事实,荷兰的战略投资者对中石油战略投资者说,我们吸收资金的来源这些小的投资者向我们反映,中石油在能源领域的社会责任排名仅到了17位,这样会影响我们吸引投资继续来支持中石油的运营发展。所以说投资者现在对于企业本身的社会责任导向有决定的力量,因为现在制约企业的两个,一个是采购商一个是投资者。投资者现在也在提倡社会责任性的投资、绿色投资如何如何,接下来我们问一位投资者黄文艺先生,你是负责投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投资你们怎么理解?以及对企业的影响,发表一下您的观点。

黄文艺:感谢刘教授,感谢各位。对于社会责任对于正义企业这个议题真是提得非常好,这个话题引入到中国正当其时非常有必要,这个意义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凸显出来。我原来是学法律的,我在最高法院工作了15年,我到这边时间不是特别长。我脑海里一直想着公平正义这个观念,是很多年一直萦绕在心头的。我在政法大学读本科,当时校训“持正义之天平,挥法律之利剑,除人间之邪恶,守政法之圣洁”可能有法大的校友都知道,这个公平正义的理念,从价值追求到行为习惯是影响很多法律人的。

到了企业之后,我琢磨为什么来这个企业?怎么做我们的经营?包括您提到的投资管理、投资者保护这些问题。对于公平正义,刚才大家提到罗尔斯、柏拉图,今天不是学术研讨会没必要谈更多,总结的一句话公平是客观的标准,是机会均等的问题,是更需要国家、需要政府需要社会营造的层面,正义更强调主观的标准,是一个结果,是需要达到的状态。这对企业经营生存发展非常重要。

我总结,社会责任怎么保护投资者怎么做这些事情?三个层面。

第一个,初心是正义的。我们做企业出发点是为什么?仅仅是为了钱可能只能做一般的企业。但像刚才郭司长提得非常有道理,任何一个企业,从开始经营运作的一刻起,如果能跟国家战略发展结合起来,跟人民群众大众的需要结合起来,有可能发展得更加好,更符合正义,离正义越来越近了。

我们一开始聚焦小额分散,不搞房地产、信托、二级市场高大上的项目风险比较高的,我们服务小老百姓,服务急切需要资金需求环境的一些很细分的领域,我们做得非常好。我们从一开始抱着普惠大众做普惠金融的心态做的,现在看来这种初心是很好的,初心得到了很好的回报。

第二个,我们运作过程中匠心是正义的,我们公司风控、合规始终坚持让大家理解接受从正义的角度出发。比如风控团队请了美国最顶级的风控专家,有1200人的风控团队,我们的文化风控,整个经营过程中,不仅仅保证公司内部员工公平正义的感受,更注重客户投资人的感受。

主持人刘宝成:最后,各位以一句话来描绘你对今天的主体正义企业和企业公民,总结一下你的感受或者是观点。

陈阳:我刚才已经说了,企业公民正义企业必将是我们将来整个社会经济发展中一个宏大的主题。

葛季明:作为企业我们非常荣幸能够参与到社会公平的建设过程当中。

黄文艺: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刘力纬:企业做好道德自律,从法律他律、道德他律向道德自律演进。

孙立会:现代社会有一个趋势可持续的供应链,希望企业做好自己影响他人。

郭毅:刚才谈到沟通和传播,传播是单向度的,沟通是双向度的,企业社会责任倡导正义,应该酌情从利益相关方需求角度出发。

 

主持人刘宝成:刚才用简短时间从学者、行业领导及企业实践者等等,挖掘了很多闪光的观点,由于时间关系,很难让他们能够直抒胸臆各尽所言,但最后大家对他们的观点,对他们的思想的火花表示感谢。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企业公民)
------分隔线----------------------------
------分隔线----------------------------
  委员会新闻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数字中国”大数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日产筑梦课堂”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CBCSD第十四届可
  • ·企业公民委员会组织精准扶贫调研
  • ·CSR助力精准扶贫,新模式支持产品营
  • ·2018第三届中国企业责任品牌峰会启动
  • ·企业公民委员会出席“迈向高质量发展
  • ·关于开展企业公民工作委员会老年社会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2018国家机器人
  • ·企业公民委员会出席第九届中国社工年
  •   公告
  • ·关于开展企业公民工作委员会老年社会
  • ·第七届国际工商人类学大会通知
  • ·CCTV中国优秀企业公民展播通知
  • ·关于提供“中国企业公民社会责任综合
  • ·关于秘书处各中心年终总结和业务指标
  • ·《2014中国企业公民排行标准》发布会
  • ·中国企业公民大讲堂—第四期开课通知
  • ·会员单位招聘:九阳股份有限公司CSR
  •   推荐阅读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0-2013 Chinaccc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企业公民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企业公民委员会 蜀ICP备10013706号